主页 > 互联发现 >华为中兴被各国接连禁用北京弯道超车或成泡影 >

华为中兴被各国接连禁用北京弯道超车或成泡影

2020-06-20

华为中兴被各国接连禁用北京弯道超车或成泡影

在美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等国宣布禁止进口或使用中国华为、中兴电信设备之后,加拿大也正在考虑採取同样做法。就连中共的盟友俄罗斯也在考虑从严进口华为和中兴设备的建议。经济学家、旅美学者程晓农表示,中共的“国家攻关”模式不适合民用产品研发,并对中共通过“中国製造2025”计划实现“弯道超车”的目标提出质疑。

中美之间始终存在一个谈不拢的话题,那就是,中共把“中国製造2025”计划视为未来经济发展的支柱,而美国的担心是,这个计划意味着用从西方国家“拿”来的技术压垮美国经济。

日本《产经新闻》8月26日报导,日本政府决定在引进政府层面的情报系统时,在招标中排除中国华为或ZTE的电信设备。

此前,澳大利亚官方推特在8月23日对外公布,华为和中兴已经被澳大利亚明令禁止为规划中的5G网路建设供应设备,成为是继美国之后又一个西方国家将华为拒之门外。

澳大利亚经历了一周的政治动蕩之后,周五(24日),原澳大利亚国库部长莫里森(ScottMorrison)以45-40票的优势,击败内政部长PeterDutton赢得选举,将出任总理。这是澳大利亚近八年来上台的第六任总理。

23日莫里森和通讯部长MitchFifield发表联合声明称:任何不能充分保护网路免受干扰的供应商都将被排除澳大利亚5G网路之外。声明中虽然没有明确点名华为,但华为已经证实,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告知华为禁止参与5G网路建设。

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4日签署了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禁止美国政府或任何希望与美国政府合作的人使用华为、中兴或其他多家中国通信公司的零部件,或使用这些零部件作为关键组成部分的服务。而印度更是在多年之前就已发布类似禁令。

除了美国和澳大利亚明确禁止华为和中兴两大电信设备商参加两国5G网路建设外,加拿大也在考虑採取同样做法。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由于加拿大与美国、澳大利亚、纽西兰和英国五国同属五眼情报分享联盟(简称五眼联盟),美澳对华为的禁令促使加拿大前安全官员敦促本国政府也採取相同的禁令。

俄罗斯《生意人报》在8月20日引述政府官员透露消息称,根据该建议,俄罗斯政府将要求对包括华为和中兴在内的外国电信设备供应商进行强制标记,并禁止中间商对这些设备进行进口。

据俄罗斯akket新闻网在8月20日报道,俄罗斯本土企业行会还指责包括中方小米、华为和中兴在内的设备长期利用各种方法逃避关税和增值税,使当地企业面临不公平竞争。

程晓农:“国家攻关”并非“万能”民用领域无法“弯道超车”

自从中兴公司成为中美之间的一个话题之后,中国政府和民间关于加大政府投入、解决国产晶元的讨论不绝于耳。

中共曾经在军用装备方面部分实现了“弯道超车”,中共意图用同样的路数实现民用领域的“弯道超车”,不过中国经济学家、旅美学者程晓农在澳洲SBS电台撰文分析,在中国这种政府控制企业、企业依赖政府的体制下,很难实现这个目标。

程晓农指出,在民用产品领域,“国家攻关”并非“万能”,因为政府的决策官员和科技专家不了解千变万化的市场需要,也没有成本和市场消费承受力的概念;在技术密集型产品或高科技产品的国际市场竞争中。

程晓农表示,“国家攻关”模式不计工本的国内优势,实际上会变成国际劣势,因为中国产品的外国竞争对手不仅更了解国际市场用户的需要,而且拥有成本优势,外国公司能在国际市场上“攻城略地”,除了产品性能优良外,主要还靠“节约工本”。

在国际市场上,技术创新的唯一检验标準不是政府评价,而是市场价值,即市场认可、消费者认可;而通过技术创新取得市场成功的,永远是创新者当中的少数,大多数创新者都会经历反覆的失败和痛苦。

程晓农强调,许多国人只看见美国高科技公司竞争胜利者的荣耀和骄傲,却毫不在意竞争失败者的眼泪和委屈,因此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只要加大技术研发力度,每个公司的老总都会成为比尔·盖茨。实际上,在技术研发的征途上,平均而言,失败的可能性高达七成到九成。

“中国製造2025”计划里设想了种种“弯道超车”的可能成就,却独独忘记了,準备让多少中国企业充当失败、破产的牺牲者。这恰恰说明,一心只想实现“弯道超车”的中共当局,并不真懂民用技术研发的风险和巨大代价,它既想“超车”,又不愿意让国有企业或准国有企业为了“超车”而在研发中破产,最后,很自然地又回到了“补贴”国产品去挤占国际市场的“不计工本”模式。这正是中美贸易战的另一个主要话题。

程晓农指出,在中国目前的技术研发环境下,搞军用项目,不计工本,只求成功,大体上马马虎虎,做不到一流,二三流是可能的;但在民用技术研发方面,这种模式就不太灵了,要幺是企业依赖政府支持而缺乏真正的市场竞争力,要幺是企业只搞短平快的“快速来钱”技术。

民营企业通常捨不得长期大投资扶持基础研究,而没有扎实的基础研究垫底,应用技术的开发便只能靠抄袭模仿。如今中美贸易战敲响了警钟,侵犯外国知识产权很难再成为“弯道超车”的重要助力。

程晓农提出质疑,政府控制企业、企业依赖政府的体制,真能帮着中共实现“弯道超车”吗?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