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成果科幻 >华为两手策略抗美,台厂夹缝求生 >

华为两手策略抗美,台厂夹缝求生

2020-06-20

华为两手策略抗美,台厂夹缝求生

5 月 15 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公司」所製造的通讯设备。根据此命令,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 70 家子公司列入管制黑名单。这天,美国政府对华为祭出「禁购令」及「禁售令」双制裁,虽然后来又提出缓冲期,但赶尽杀绝的做法震惊全球。

然而,从 2018 年 12 月 1 日「华为公主」孟晚舟在温哥华转机被捕,至川普签署行政命令,这 163 天里,华为其实已全力动员调整供应链结构。

向供应链下急单  华为全球拉货全力备战

去年 4 月 16 日,美国商务部宣布 7 年内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零件,让中兴陷入倒闭危机。「那时川普下禁运令,让中兴通讯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囤货,情况非常惨烈……」一位中兴通讯供应链厂商回想起当时情景仍感到相当震惊。

「现在每天电话接起来,就是听到华为的採购窗口在催货」,一位不愿具名的华为台厂供应商高层接受《财讯》专访时苦笑说,孟晚舟被逮捕后,华为便对全球核心供应链厂商开始积极地拉货。

根据《财讯》近两个月遍访华为海内外供应链厂商所掌握到的消息:这段期间,华为台面上向美国提出严正抗议,台面下却紧锣密鼓加大零组件採购急单,部分台厂甚至被要求把实验室和产线移往中国境内。

「海思第一季追单很多,尤其是 2 月时单子下不停」,一位为华为集团旗下晶片设计公司海思进行产品验证与测试服务的供应链厂商高层透露,3 月初华为甚至还要求该公司能在深圳设立实验室。

「3 月初接到华为《针对如何稳定供货华为的对应计画》通知,承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 3 个月内一定会供货给华为」,负责提供华为关键元件供应商的高层指出,这是一份双方签署的书面承诺,是採取比较折衷的做法,未来无论採用中国境内或境外设置的产线,一定要达成这份书面承诺的约定。

「去美化」势在必行  转向寻求台厂合作机会

依据众多供应链厂商的说法,华为要求非美系的核心供应链厂商赴中国设厂,以及提高对非美籍企业的下单量,短期看来是因应美中贸易战对营运的冲击,但实际上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要在全球供应链策略上加速去美化。

不仅全力动员调整供应链结构,近期华为在採购策略上也有所转变。过去,华为主要向 Skyworks(思佳讯通讯技术)等美国公司,採购天线、功率放大器(PA)、双工器(Duplexer)、射频开关(Switch)、滤波器(Filter)、低噪放大器(LNA)等元件,再由思佳讯通讯技术委由全球砷化镓 PA 代工龙头—稳懋,协助代工。但今年初开始,在美中贸易战催化下,华为旗下晶片设计公司海思已拥有开发 PA 的能力,并开始直接向稳懋小量下单。

华为两手策略抗美,台厂夹缝求生

5G 也是华为不能输的一场战役,仍戮力在全球市场积极卡位。

「今年华为也开始关注台湾 MOSFET(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场效电晶体)与 Switc 的相关供应链厂商」,一位华为供应链高层透露,华为已在接触包括华硕转投资的 IC 设计公司力智电子等台湾公司,探询未来合作的空间。

与此同时,华为为了加快在中国 5G 基地台的布建,除了快马加鞭提高关键元件的自製率外,并大力培植中国本土的供应链厂商。消息人士指称,年初时,华为採购海思处理器的比率已拉高至 80%,若以投片量来看,早已是台积电的最大客户。

培养中国本土供应链  提高自製率,加速 5G 布建

相对而言,代表着未来华为採购高通、联发科晶片的比重,可能会大幅降低。根据台新投顾的报告,随着中国加速 5G 建设,华为持续提高自製率之下,也积极培养本土供应链,包括三安光电、沪士电、深南电路等中国企业都会是受惠厂商。

然而,华为的远水毕竟救不了近火。5 月 20 日,Google 首先发布声明,将遵从美国禁令,终止与华为合作。随后,包括英特尔、高通(Qualcomm)、博通(Broadcom)、赛灵思(Xilinx)、科沃(Qorvo)、美光(Micron)等美国半导体、记忆体大厂,也已暂停向华为供应产品。

负责协助华为旗下晶片设计公司海思进行晶片设计与类比模拟软体的益华电脑(Cadence)、新思科技(Synopsys)两大美系 EDA(电子设计自动化)厂商,也宣布终止对华为的技术支援。此外,英飞凌、安谋(ARM)也加入停止供货的行列。

川普铺天盖地的断绝华为的採购来源,以及联合同盟国拒用华为生产的电信设备、网通设备、手机、笔电等产品,围剿华为的意图强烈,也让华为在台湾的核心供应链厂商如坐针毡。

根据市调机构 Gartner(顾能)估计,2018 年华为全球採购金额约 210 亿美元。由于华为财报不揭露,业界人士认为,实际金额恐怕要远高于这个数字。所以,不难想像「华为事件」对台厂供应链的冲击。

考验台厂风险应变能力  大厂免惊,部分供应链受惠

「那要看华为占这些公司营收的比重了,任何单一客户占比超过 1 成就有风险!」一位资历逾 30 年的半导体产业高层分析。法人预估,华为占营收比重分别约 11% 与 7% 的台积电、日月光来看,就属于风险偏高的华为供应链厂商。

若要持续供货华为,以降低营运风险,就必须要先确保供货给华为的产品,源自于美国的部分是否超过 25%。如台积电在禁运令公布后的第一时间就已表态:台积电有一套很完整出口管理系统,该系统会检视每项产品是不是符合全球贸易法规,目前评估不需要对华为产品出口做出改变。

此外,值此非常时期,也严峻地考验着供应链厂商「分散订单、降低风险」的应变能力。华为占营收比重达 12% 的昇达科总经理吴东义接受《财讯》专访时就强调,昇达科所生产的微波元件,已是网通设备不可或缺的关键元件,最大客户是 Ceragon,第二大客户是华为,此外还有爱立信(Ericsson)、恩益禧(NEC)等大客户。就算美国及其他国家在电信与网通设备封杀华为,而选用Ceragon、爱立信等厂商的网通与电信设备,也仍是昇达科的客户,同样受惠。「这些系统设备公司的销售毛利率更高,反而更有利于昇达科。」昇达科副总经理郭俊良补充说。

此外,目前大立光、易华电、晶技、联咏等关键元件供应商,也都已具备产品可替代性低,有能力分散订单降低风险的族群。

上一篇: 下一篇: